TOP榜写作榜手机小说

最近更新新书入库全部小说

军婚读书 >> 盛世娇宠之名门闺香 >> 第637章 636成全

第637章 636成全

端木宪志得意满。

这事也没什么好瞒的,全天下都知道,自家孙女就是靠山硬!

端木宪干脆就直说了:“封家人简直不像话,我家那四丫头还没过门呢,他们就张罗着要把府里的那个什么表姑娘给封炎这臭小……给封炎当二房!”他差点就把“臭小子”三个字脱口而出了。

游君集恍然大悟。

打!当然该打!

这些年自己也算是看明白了,这位四姑娘别说是悄悄找人打,就算在光天化日下,指着封预之要打,也立刻就会有人屁颠屁颠的主动效劳,生怕四姑娘把手给打痛了。

也是封家人蠢,旁人家若是得了这么一位小祖宗当孙媳妇,捧着供着都还来不及呢,也就封家,居然还妄想要拿捏她。他们也配!

也怪不得短短几年,封家就落魄成了这样。

游君集感叹了几句封家人的脑子里大概是进过水了,又看热闹不嫌事大地说道:“端木老儿,你说我要不要去给京兆尹递了口信?”

端木宪笑了,意味深长地说道:“你别看何于申才刚刚上任,他可是个聪明人。”

游君集捋了捋胡须,乐呵呵地接口道道:“说得也是,就算是个蠢的,只需要打听一下他上两任的京兆尹是怎么一步登天的,也该知道孰轻孰重。”

在接连两任京兆尹高升后,“京兆尹”已经从人人推脱的苦差一跃成为了一把登天梯,为了抢这个差事,多少人打破了头皮,何于申仗着人缘好,又做足了功课,才终于抢到手,当然不会是个蠢人。

昨天大半夜,在一干巡逻的锦衣卫把封预之押送来后,封预之就一直叫嚣着是安平长公主把他哄骗出门,又仗势行凶。

当时的封预之的确鼻青脸肿,牙齿也掉了一颗,身上还有脏兮兮的鞋印,一看就是被人又踢又打过,很有几分凄惨。但那些锦衣卫却只说他犯了宵禁,按律关押待审,别的什么也没提啊,更没再抓来其他人过来,这就说明了,那个打了他的人是锦衣卫也招惹不起的。

锦衣卫素来跋扈,京城上上下下都畏之三分,还有谁是连他们都不敢招惹的呢?

再联想起在封府的所见所闻,何于申一想就明白了。

于是,他该关就该,没有因为封预之是驸马爷而有半点优待。

等到方才秦文朔让人递来岑隐的意思,何于申就更加没有顾忌了,当即就升了堂,定了罪:

驸马封预之犯宵禁严令,又为脱罪,诬告他人,两罪并罚,判罚银一千两,杖五十,入狱一年。

听到判决后,封预之脸色铁青,整个人都不好了。

“我不服!”

封预之梗着脖子,大声叫嚷着,“是安平,是安平哄骗我出去的,把我打成这样,凭什么说我诬告?!”

“我宵禁外出是有错,但安平才是罪魁祸首!”

何于申一脸同情,同情他的愚蠢。

都到这个时候了,也不去好好反省反省自己蠢在哪里,居然还一味地想拉安平长公主下水?!这脑子果然是进过水了!

“驸马爷,您控告安平长公主殿下,可有人证?”

“……”

“那可有物证?”

“……”

何于申嘲讽地笑了笑,说道:“驸马爷,您既没人证,又没物证,不是诬告,又是什么呢?”

“我……”

封预之如梗在喉,大半夜乌漆抹黑的,又是宵禁时分,哪里会有什么人证物证!

也是锦衣卫没用,要是抓到了人,自己也不会被这小人得意的京兆尹这般为难!

见他无话可说,何于申招了招手,示意衙差行刑。

封预之的脸色更差了。

眼看着两个衙差虎视耽耽的向他过来,封预之大肆叫嚣起来,“我不服!犯宵禁素来都只需要罚银,凭什么要杖责我?!我不服!我……”

话还没说完,衙差就已经制住了他的胳膊,把他按在了行刑凳上。

封预之养尊处优了这么年,哪里是这些五大三粗的衙差们的对手,他平日里的风度翩翩已荡然无存,只有嘶哑的声音在叫嚣,“何于申,你枉顾国法!我不服!”

哪怕是昨夜被锦衣卫当街堵上,封预之也没有像现在这样恐慌过。

宵禁一直都有,但像他们这样的皇亲勋贵,从来都不当回事,就算被逮到,最多也就是口头训斥一二,再罚点银子罢了。怎么会弄到要杖责,监禁的地步?!

“驸马爷。”何于申的圆脸上笑容满面,态度十分亲和,“您这疯魔病一直不好,在府里待得久了,许是还不知道吧。岑督主七日前刚刚禀下了整治宵禁的严令,下官这也是照章办事。天子犯法还与庶民同罪的,您也只是一个区区驸马爷。哦……下官说错了,怕是到了明天,您这驸马都尉的头衔也要没了。”

封预之的肩膀僵硬了,这才想起,京兆尹已经接了安平的诉状。

安平这次是真的要和自己和离啊……

一时间,封预之的心里有种说不出的滋味,脑海里不由浮现起了安平的巧笑嫣然,她的明艳爽利,她的端庄高贵……

“啊!”

就在下一刻,他的绮思就被一阵剧痛打断。

刑仗重重的落在了他的身上,皮肉就像是绽开了一样,痛得他理智全失。

衙差边打还边大声数着,“一,二,三……”

为了以儆效尤,京兆尹今日还特意允许百姓观刑,打驸马这可是在戏文里才能看到的,得到消息的百姓们一呼百应,全都围到了京兆府衙前,就像看猴戏似的,对着封预之指指点点:

“听说是个驸马爷!该不会是半夜逛青楼被抓的吧?”

“指不定又是一个杀妻弃子的陈世美!”

“快瞧,这些达官贵人的屁股还真白……是不是戏文里说的那什么皮细肉嫩?”

……

这些乱七八糟声音不断的传入封预之的耳中,他攥紧了拳头,死死咬住牙关,前所未有的屈辱几乎快要把他吞没了。

他从齿缝里挤出了两个字:“安平……”

五十杖很快就打完了,没了热闹看,百姓们纷纷散去,奄奄一息的封预之被两个衙差拖到了京兆府的大牢。

牢门关上后,封预之吃力地挪到了角落的干草堆上,他不能坐,只能倚靠着墙,虚弱地喘着气,每一次呼吸拉动起皮肉就是一阵撕裂般的疼痛。

“唔……”

封预之痛得呻吟出声。

想当年,封家也是大盛朝数一数二的勋贵人家,作为封家的嫡长子,他从小到大就没吃过什么苦头,后来尚了公主,更是风光无限的驸马爷。

就算这些年封家势微,但瘦死的骆驼总比马大,荣华富贵依然少不了。

也就是昨天,先是被人套麻袋打了一顿,又在这京兆府的大牢里关了一夜,而现在更是……一想到今后的一年,他都要在这里受罪。封预之又慌又惧,他会弄成这样,全是安平的错!

封预之用力拭去了嘴角血渍,他的左手死死地攥着身下的干草,眼神阴沉的喃喃自语:“毒妇!毒妇!”

他对安平一心一意,就算她别府另居,也从来没有改变过。

可是安平呢!她丝毫不念夫妻之情!

这就是一蛇蝎心肠的毒妇!

砰砰!

牢门被拍了大力拍打了两下,封预之阴侧侧的抬头看去,只见一个衙差站在那里,懒散地喊了一句,“驸马爷,有人探监。”

那衙差的身旁还有一个青衣妇人,她手中提着一个食盒,双目含泪的望着牢里的封预之,满满的依赖和柔情,就仿佛他是她的全部。

“柳儿!”

封预之强撑着就要过去,但一动就会扯到伤口,痛得他无力地跌坐了回去。

“这位差爷。”江氏连忙向着衙差说道,“可否让我进去。”她说着,拿出了一个鼓鼓的荷包递了过去。

衙差接过荷包,顺手颠了颠,用钥匙打开了牢门。

江氏立刻冲了进去,半跪在地上,一双会说话的眼睛一眨不眨地封预之,未语泪先流。

“爷……”江氏哽咽着,“您受苦了。”

封预之发丝凌乱,衣服松松垮垮的披着,脸上和身上都是泥泞灰尘,又血渍斑斑,因为缺了一颗牙齿,说话还有些漏风。

“柳儿。”封预之握住了她的柔荑,心里感慨万千。

他的妻子安平心思狠毒,一言不和就要与他和离,喊打喊杀。

而他的柳儿,却总是陪伴在他的身旁,与他相濡以沫,不离不弃。

一个是毒妇,一个是贤妻!

偏偏他一片真心错付,直到现在才明白,谁才是那个真正值得珍惜的人。

“柳儿,你真好。”封预之发自肺腑地说道,“从前是我太蠢,错把鱼目当珍珠,为了安平那毒妇冷落了你这么多年。今后我一定不会再让你受委屈了。”

“爷。您别这么说。”江氏感动地看着他,眼睛里只有他,“妾身能在您的身边服侍就心满意足了。”

她的脸上浮现起了淡淡的哀愁,又很快就掩盖住了,含笑着说道:“爷,您和殿下是青梅竹马一块儿长大的,殿下的心里一直都是有您的,只是因为妾身……殿下是过不去心里的那道坎。您还是给妾身一份放妾书,再好好说殿下说说情。”

她这般强颜欢笑,还处处为他考虑。

他的柳儿从来都是这样善良体贴,她是生怕自己再受折磨,才会劝自己向安平低头。

“爷,一日夫妻百日恩,您不要再和殿下置气了。”

“爷……”

“不要再说了。”封预之捏着她的手,柔声道:“反正这么多年来,咱们府里没有她,一样过得好好的。以后不会再让你和嫣姐儿他们对着那毒妇低声下气,做小伏低了。”

封预之信誓旦旦的说着,比起安平,江氏才是真正值得他珍爱一生的女人。

他也不会再被安平蒙蔽了。

“爷。能够嫁给您,妾身这辈子已无憾。”

她双目涟涟,柔情似水地倚偎在他的怀里,声音又轻又柔,就像是柔软的羽毛在他心尖擦过。

封预之的心中涌起了万丈豪情,他一定要同和平和离!

等到来日,他得了那从龙之功,定会给江氏挣来凤冠霞披,一世荣华!

到时候,就算安平跪在地上哭着求他,他也不会再看她一眼!

他要让安平后悔!!

封预之仿佛已经看到了这一幕,高高地翘起了嘴角。

江氏靠在他的胸口上,眼神凉薄。

本来她是不愿意封预之和安平和离的,封炎从小就是安平带大的,与封家也就挂了个名份,并不亲昵。

但现在,既然已经和安平闹成了这样,端木绯也是个不识相的,那还不如干脆和离算了。

趁着这个机会,让封炎在名份上归了封家,等日后封炎从南境回来,就可以让他搬回封家住。那么到明年,封炎和端木绯成了亲,端木绯自然也就名正言顺地嫁进封家的大门。

出嫁从夫,一个小姑娘家家的再蛮横又能如何?关在内宅里,想怎么拿捏,就怎么拿捏,不愁她不听话!

岑隐无亲无故,也就这么一个义妹,宠得是无法无天。

等到把端木绯彻底收拾服帖了,有端木绯从中说和,岑隐看在她的面子自然会照抚封家一二。

就算端木家有大皇子又怎么样,这嫁出去的女儿泼出去的水,端木绯嫁到了封家,自当为封家的前程考虑。

有岑隐的扶持,三皇子想翻身还不容易?!

旁人都以为三皇子已经不行了,可要知道,真正的潜龙哪怕在渊底待得再久,也是会一飞冲天的!

而女儿也将会是大盛朝的皇后!

想到这里,江氏的嘴角弯了起来。

“爷……”

她小巧的下巴微微抬起,一双美目柔情蜜意地看着封预之。

封预之的心口一片火热,像安平那种强势的女人,又哪里比得上江氏的温柔多情!

“爷。”江氏从他怀里起来,掏出帕子小心翼翼地替他试去脸上的血渍和泥泞,温婉地说道:“妾身刚刚已经把罚银交了,只是,这一年的刑期,说什么都不肯减。”

想到要在这里关上一年,封预之又烦燥了起来。

江氏察言观色,继续道:“爷。所以妾身想着,不如妾身去找端木四姑娘求求情吧。”

想到端木绯的娇蛮无礼,封预之就不快地皱着眉头,闷声道:“不用。”

要不是端木绯,哪里会闹出这么多事来。

封预之愤然地说道:“这位四姑娘早就被安平给哄住了,去求她,岂不是跟去求安平一样?!”他可拉不下这个脸!

江氏细声细气地继续劝道,“爷,您就让妾身去吧。”

封预之没有吭声,神情明显有些动摇了。江氏毫不意外,封预之这个人是吃不了苦头的,这牢里的日子他又怎么受得了?只不过是爱面子,不肯低头,自己主动替他去求,他不会拒绝。

“爷。”江氏放下了帕子,先替他解下凌乱的发髻,又拿出一把梳子,边梳边说道,“您可是端木四姑娘的长辈,她岂能眼睁睁的看着您在牢里受罪而坐视不管。”

“这件事说到底都是因端木四姑娘而起,您可是阿炎的亲生父亲,她就不怕阿炎从南境回来后不快,与她闹生份吗?”

“再说了,她将来可是要嫁进封家的。”

“爷。”三言两语间,江氏已经替她梳着发髻,“妾身亲自去,求上一求,小姑娘脸皮薄,必是会肯的。”

封预之终于长长地叹了口气,顺水推舟地应了,拉过她的手拍了拍,说道:“真是委屈你了。”

以端木绯的刁蛮,还不知道江氏要受多少委屈呢,等他出来后,一定会好好补偿她的。

江氏温婉一笑,“只要咱们一家人和和美美,妾身……”

“时间到了!”

衙差粗狂的声音不合时宜地响了起来。

“这位差爷……”

江氏还想再说说情,立刻就被打断了,“快走快走!”

真是狗眼看人低的东西!封预之懒得和这些衙差争论,温声道:“你先回去吧。”

“那妾身就先走了。食盒里是妾身亲手做的一些点心,还有这是从家里带来的金创药,爷您一会儿一定要记得涂上……”

江氏絮絮叨叨地说着,就在衙差的催促下出了大牢。

封家的马车正停在大牢外,封从嫣在马车上已经等急了,一看到她出来,立刻唤道:“娘。”

江氏上了马车,封从嫣忙不迭问道:“爹他没事吧?”

江氏神色淡淡地说道:“无碍。”

封从嫣松了一口气,嘟囔道:“您怎么都不带我进去呢,我还想见见爹爹呢。”

“大牢又不是什么好地方,有什么可去的。”江氏掀开车帘,看着外面阳光明媚的蓝天,从阴冷的大牢里出来,连阳光都变得格外暖和。

“去端木府。”

江氏吩咐了一声,马车立刻“哒哒”的往前驶去。

“娘,我们要去求端木绯吗?”封从嫣一脸的不乐意,“端木绯太端着架子了,只怕我们连门都进不去。娘,我不喜欢她,要是表姐能做我大嫂就好了。”

“进不去门,就在门口等。”江氏满不在乎地说道,“等到端木首辅从衙门里回来,就跪在他面前哭一哭,求一求。”就不信他不要脸。

事到如今,还是得让封预之早些从里面出来才行,不然做起事来也束手束脚的。

真是成事不足,败事有余的东西!

封从嫣动了动嘴唇,最终什么也没说。

马车很快就到了权舆街,停在了一道朱漆大门前,江氏也没打发人去叩门,闲适地坐在马车里,耐心等待着。

一直等到天近黄昏时,端木宪终于下衙回府了。

江氏拉着封从嫣下了马车,直接拦在了端木宪的马车前,二话不说,就跪了下去。

端木宪被这突如其来的阵仗唬了一跳,还以为是什么人来拦路喊冤的呢,直到对方自报家门,这才知道,原来是那位封驸马的二房啊!

“端木大人。”江氏怯生生地半抬起脸,哀求着说道,“妾身想求见四姑娘,还望端木大人成全。”

她的眼泪说来就来,呜咽着说道:“端木大人,妾身真是没办法了,才会求到四姑娘这儿来。”

“有些事,是四姑娘误会了,就让妾身向四姑娘解释一二吧。”

“我家驸马爷怎么说也阿炎的亲生父亲,这父子俩哪有隔夜仇啊!”

江氏低低哀泣着,边哭边求,纤细的身姿在秋风中瑟瑟发抖。

才这么一会儿功夫,已经引来了不少过路人的注意,更有人在一旁指指点点。

端木宪的眉头皱得更紧了,在官场上浸润打拼了这么多年,他对江氏的小心思是一清二楚。

这若是旁人,在这里跪到天荒地老,端木宪都不会有半点动容,偏偏是封家的人。

这传出去,像什么样,那些不明真相,人云亦云之人,私下里也不知会怎么议论自家的四丫头呢!

“去让人把这位江姨娘扶起来。”

端木宪不快地吩咐了一声,心道:这样不识抬举的人家,还不如让封家早早改姓离宗!

长随应声跳下马车,叩响了府门,又吩咐门房的婆子去扶人。

江氏如了愿,从善如流的站起身来,跟着端木宪的马车,从角门进了端木府。

端木宪让婆子把人带进花厅,再去把端木绯叫过来。

于是,不一会儿,端木纭就带着端木绯来了。

江氏是亲家的女眷,端木宪自然不好作陪,早早就避了嫌,花厅里就只有江氏母女两人。一见姐妹俩进来,江氏连忙拉着女儿站了起来,殷勤地向她们问好。

端木绯微微颌首,也没有见礼的意思,和端木纭两人坐到了主位上。

丫鬟端上了热茶,端木绯不急不缓地端起茶盅噙了一口,这才问道:“江姨娘有什么事吗?”

江氏笑了,眉眼温和,说道:“四姑娘,我那嫣姐儿方才不小心被茶水洒湿了衣裙,可否劳烦四姑娘带她下去换一身。”

端木绯秀眉轻扬,目光落在江氏的脸上。

很显然,江氏是想把自己给打发走,难道说,她特意跑这么一趟,为的不是自己,而是姐姐?

喜欢盛世娇宠之名门闺香请大家收藏:(www.jhdushu.com)盛世娇宠之名门闺香军婚读书更新速度最快。

盛世娇宠之名门闺香最新章节 - 盛世娇宠之名门闺香全文阅读 - 盛世娇宠之名门闺香txt下载 - 天泠的全部小说 - 盛世娇宠之名门闺香 军婚读书

猜你喜欢: 丧尸不修仙天师上位记娇术一品嫡女一世倾城农女重生之丞相夫人清妾穿到古代当名士绣华悍妻当家:相公,快耕田!娘娘带球跑了!弃妇当家:带着萌宝去种田吃货世子俏厨娘随身空间农女翻身记炮灰大作战神医凰后齐欢深宫娇宠:皇上,太腹黑!味香喜上眉头秀才家的俏长女卦妃天下田园娇宠:神医丑媳山里汉绝色魔医:神帝,太难缠穿越之教主难为王的女人谁敢动
完本推荐: 杀手房东俏房客全文阅读无敌天子全文阅读超级村医全文阅读老夫少妻的互撩日常全文阅读至尊丹帝全文阅读抗日之特战兵王全文阅读星汉灿烂,幸甚至哉全文阅读末世异神全文阅读闪婚厚爱:墨少宠妻成瘾全文阅读绝对红人全文阅读超级兵王全文阅读第一神豪全文阅读超级浮空城全文阅读超能透视全文阅读墓地封印全文阅读开局富可敌国全文阅读虫临暗黑全文阅读系统重生之国民男神全文阅读辉煌岁月全文阅读[综]团长的跨界直播全文阅读
最近更新: 最强狙击兵王九龙圣祖舌尖上的霍格沃茨超越狂暴升级重燃无限升级之穿越诸天明末求生记妖龙古帝全球高武全球首富绣华老子是阎王恶魔就在身边快穿法则:腹黑男神,强势宠如来必须败最强妖孽特种兵王满级导演剑骨魔法种族大穿越转生眼中的火影世界继承罗斯柴尔德大夏纪手机BET356客户端_bet356亚洲版体育在线投注_皇冠bet356阴阳师绝代神主诸天金手指带着火影重生日本东京毒医特工:邪君狂后天龙神主永恒圣帝侯府商女

盛世娇宠之名门闺香最新章节手机版 - 盛世娇宠之名门闺香全文阅读手机版 - 盛世娇宠之名门闺香txt下载手机版 - 天泠的全部小说 - 盛世娇宠之名门闺香 军婚读书移动版 - 军婚读书手机站